安然居

互聯網大裁員,杭州樓市很受傷,中介訴苦:好像一夜之間富豪都不見了

 二維碼 3322
發表時間:2022-04-18 07:07作者:佚名來源:時代財經

如果從樓市表現來看,很多人會將杭州列為最接近北上廣深四大一線城市的“準一線”。在阿里巴巴的拉動下,杭州互聯網產業如日中天,各類電商供應鏈、網紅孵化集團集聚于此,而互聯網行業強大的造富能力也讓杭州的房價和成交量看齊一線城市。

  當人力部門突然宣布“你畢業了”的時候,一些背負房貸的互聯網人看著銀行卡里的余額陷入迷茫,還有一些剛剛準備置業安家的互聯網人,也因突如其來的被裁員有了不安的情緒。

  互聯網行業巨震之下,杭州樓市掀起波濤?!霸静毁u房的人,要賣了。原本要買房的人,突然不買了?!痹诤贾輳氖路慨a中介工作的陳琦說,近期杭州房產中介的朋友圈最醒目的就是“急售”二字了。

  被裁員后,我們要賣掉杭州的房子回老家

  羅燕和丈夫沈磊都是江西九江人,兩人從大學考到杭州之后,就留在了這里,他們一直在互聯網行業打拼。沈磊就職于頭部大廠,雖然并非核心部門,職級也不高,但待遇一直不錯。羅燕就職于一家不到50人規模的互聯網公司,與阿里巴巴相比,收入少很多,卻也足夠支撐他們的小家庭。

  去年下半年,互聯網行業有了明顯下滑的趨勢,羅燕所在公司的業績也在減少。羅燕知道,自己恐怕離被裁員不遠了。果然,在今年春節前,她正式收到辭退通知,但她沒有絲毫的難過,甚至還有些開心。

  2019年,羅燕夫妻在未來科技城以約600萬的價格購入一套大戶型住宅,每個月除去公積金還款部分,夫妻二人還需支付近2.5萬的房貸。羅燕算了算賬,公司賠償金共8萬,加上丈夫的收入,可以覆蓋好幾個月的貸款和生活開支。

  一切都按照羅燕的預期在發展,春節后回到杭州,她開始思考未來的職業方向,計劃在3個月內找到理想工作??墒?,變數出現在3月。沈磊突然接到通知,公司出于對成本管控等因素的考量,決定對非核心部門進行縮編,他不幸成為被辭退的一員。

  夫妻雙雙被裁員,羅燕頓時慌了起來。被裁員的這幾個月,羅燕深知,互聯網行業大不如前,想要在杭州重新找一份能夠與大廠薪資匹敵的工作并不容易,背負著房貸和孩子培育重擔的夫妻二人,也很難承擔轉型的風險。

  羅燕想出兩套方案。第一套方案,兩人留在杭州,放低對薪酬的要求,繼續在互聯網行業拼搏。不過,就當前的行業環境來說,此后家庭收入下降、生活品質大幅下滑在所難免,孩子的教育方面也會因收入的減少受到影響。

  在與丈夫及雙方父母幾番討論后,羅燕夫妻決定執行第二套方案:離開杭州回老家?!吧蚶诘氖迨逶诶霞页邪艘黄麍@,一直想做線上銷售,卻苦于沒有懂行的人‘帶路’,現在我們準備回去幫助他?!?/span>

  更重要的是,羅燕發現,將杭州的房子賣掉后,可以拿到大約400萬現金,回老家買一套房子之后還能剩下一大筆錢,只要兩人認真做好果園的線上銷售,可以說沒有了任何生活壓力。

  達成共識后,羅燕一刻也不想再等,她火速聯系中介,將房子掛牌。并且,為了盡快找到買家,羅燕主動下調掛牌價,比市場價低了20萬。羅燕說,想到卸下繁忙后的生活,頓時覺得一身輕松,“我們要開始享受生活了”。

  中介訴苦:富裕的“大廠人”不敢買房了

  互聯網行業震蕩中的杭州,除了像羅燕夫妻那樣遭遇裁員被迫賣房離開的人之外,還有一群被迫叫停買房的人。

  今年以來,陳琦已經記不清有多少次在即將簽合同的關頭接到買家取消交易的來電,只要聽到電話里傳來“不好意思”四個字,她就知道,這張單子又“黃”了。而且,只要對方是從事互聯網行業,取消交易的原因只有兩個:被裁員和被降薪。

  “最近一次被取消交易是3月末。買家是一對情侶,都在互聯網行業工作,準備買一套房子明年結婚用。去年年底他們找我帶看,2月底看中了一套小兩房,和房東議價后初步敲定3月18日簽居間合同。結果3月上旬,女方公司通知降薪30%,男方直接被裁員。他們本來想借一些錢咬牙把房子買了,最后還是認為負擔過重,暫時不買房了?!?/span>

  陳琦回想大半年前,杭州未來科技城的二手房市場和現在形成鮮明對比。未來科技城從不缺乏互聯網行業“富豪”,市場雖是忽冷忽熱,卻也不至于像現在這樣冷淡?!耙郧熬退闶袌鲚^冷的時候,阿里巴巴總部周邊的高端小區還是受員工的歡迎,現在掛牌的多,詢價的越來越少?!?/span>

  不僅如此,與去年相比,今年未來科技城二手房掛牌單價亦出現明顯下滑。以羅燕所在的富力西溪悅居為例,諸葛找房數據顯示,去年10月,該小區掛牌單價一度高達6.3萬/平方米,但如今,該小區的掛牌均價為5.6萬/平方米左右。

  另外,貝殼找房顯示,該小區有41套在售房源,其中多套房源在近14天內經歷過降價,降價幅度最小的為20萬,最多降價29萬。不難看出,房東出手的意愿相對強烈。

  富力西溪悅居二手房價格下滑還不是個例。時代財經查詢到,未來科技城區域內二手房掛牌量巨大,如另一個小區遠洋西溪公館,貝殼找房所顯示的在售房源就高達176套,同樣有多套房源在近14天內下調掛牌價,降價幅度最大的房源已降150萬。

  “以前互聯網從業人員多、工資高,買房壓力不大,入手多套房子的也有很多?;ヂ摼W行業裁員、降薪之后,好像一夜之間‘富豪’都不見了,很多買家向我們抱怨,互聯網行業收入降了,已經不敢輕易買房?!?在陳琦看來,互聯網人是杭州樓市中的一支消費主力軍,尤其是在互聯網產業集中的板塊,互聯網行業的走勢影響著樓市的起伏。眼下,這些板塊都在與互聯網行業一起走進“寒冬”。

分享到: